中移动收入创13年来最低增速 艰难转身布局互联网
2013-02-21 22:32: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李好   大象快跑,是中国移动(微博)前任董事长王建宙提出的概念。2004~2011年的8年里,中国移动由3亿多用户增长到6亿多用户,...

  文/李好

  大象快跑,是中国移动(微博)前任董事长王建宙提出的概念。2004~2011年的8年里,中国移动由3亿多用户增长到6亿多用户,由1924亿元收入增长到2011年的5280亿元收入,成为了中国最赚钱的企业之一。

  现在,这头大象正有慢下来的迹象。中国移动8月底公布的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利润同比增长率创下了13年来的最低增速,分别只有6.6%和1.5%。

  中移动为什么变慢了?

  压宝4G

  尽管增速下滑,中移动优势仍然明显。

  截至今年6月,中国移动6.83亿的用户总数虽然仍遥遥领先,市场份额65.2%,为联通、电信之和的2倍。不过,在3G用户总数上,三家相差已经不大,分别为中国移动6707万户、中国电信(微博)5096万户、中国联通(微博)5753万户。

  新增用户里选择中国移动的越来越少了。用户净增值上,中移动的增长率已经远落后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今年1~6月的新增用户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3G用户占比分别为83%和89%,而中国移动仅为47%。同时,曾经给中国移动带来长期利润的高端用户阵营,正在逐渐被策略灵活、技术先进的联通、电信所瓦解,老用户们带给中移动的收入也由此下降。根据财报,今年上半年,中移动的ARPU(每月每户平均收入)从2011年年底的71元降至67元,MOU(平均每月每户通话分钟)由去年底的525分钟降至518分钟。

  国信证券一名分析师告诉《新财经》记者,由于三大运营商之间业务竞争愈发激烈,预计下半年中移动营业收入和利润增长幅度将会继续降低。该分析师同时认为,尽管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联通和电信利润加起来不及中移动的1/5,中移动依旧控制三大电信运营商利润的绝大部分。电信和联通目前尚没有挑战中移动的实力,整个市场竞争格局不会发生大的变化。瑞银发布的一份研发报告则认为,过去两三年,中移动业绩平稳,得益于中西部2G上客量的增长。但由于目前2G业务增长放缓,同时又要投资开发4G技术,中移动逐渐失去防守性。

  在3G技术与用户扩展上均落后于对手的中移动把宝压到了4G上。在强化3G基站覆盖的同时,也在加速推进TD-LTE,以期尽快过渡到4G时代。因为若TD-LTE能尽快商用,将弥补网络、技术甚至终端的不足,届时运营商之间比拼的纯粹是服务和品牌积?累。

  4G标准一度被认为要到三年后才能出台,不过这个时间很可能会提前。今年9月11日,工信部部长苗圩乐观地估计,4G标准最快将于一年多后出台。对于中移动,其在4G上的先发优势,或将让其在4G时代扭转颓势。

  布局互联网

  如今,中移动面临着一个陌生而强大的对手——微信。这个由腾讯推出的产品是一款手机应用,可以让用户方便地发送短信、图片、语音甚至视频通话。推出不到一年的时间,微信目前已积累了两亿用户,几乎成了国内的第二运营商。

  微信等应用软件使中移动没有得到预计中的数据收入,今年上半年,中移动的数据服务收入为759.85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只有28.5%。但微信的冲击使电信运营商的短信和话费等传统业务都出现了下滑,在国内三大运营商里,联通、电信及时调整了方向,而中移动在业务结构上对手机语音收入的依赖性最高,因此传统的主营业务受新兴移动互联网产品冲击最为严重:目前,中移动的短信业务下降了7%,语音收入增长几近停滞,同比增长仅2.2%,下滑趋势非常明显。

  运营商在产业链上的强势地位正在发生颠覆性变化。电信行业分析师陈华荣告诉《新财经》记者,不只是中移动面临着来自微信等移动互联网产品的竞争,全球的电信业都在新技术产品的冲击下面临着业务模式转变的难题。安永事务所今年7月发布的电信业风险报告指出,电信业的产业价值正在从管道向内容、从通信网向互联网、从话音服务向信息服务发生转移,未能脱离传统的防御性业务战略是全球电信运营商面临的首要业务风险。

  中移动并非没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危机。董事长奚国华就曾对外表示:“过去熟悉的面向语音业务经营、增量客户拓展的工作体系,已经难以适应发展需要。”

  一场改革正在悄悄进行。中移动员工告诉《新财经》记者,几个月前总部为发展互联网业务成立了“改革创新小组”,目前由广东移动(微博)牵头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运作。据其他媒体报道,新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将会改变现有的“集团—省公司—地市公司”模式,变成由多个专业化公司共同存在的模式,下一步其他的几大基地也将从各个省公司中剥离并归入其?中。

  这一转变或许意味着“基地模式”的终结。移动内部人士向《新财经》记者透露,各自为政的基地模式,在很多方面阻碍了公司产品的创新。以开发支付产品为例,由于电子商务基地设在湖南,因此北京团队的决策或产品测试需要通过湖南基地,而移动支付又与银行挂钩,但所有与银行相关的业务测试又需要在浙江完成。这名员工计算后发现,中国移动内部完成一次决策所花费的平均时间是创业公司的15倍,所动用的人员是创业公司的4倍,“想做件事非常难”。

  但成立互联网公司就能彻底解决人才、体制等方面的短板,解决营业收入的瓶颈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对此并不乐观。陈华荣告诉记者,中移动的2G战略成功抓住了农村、流动人口、校园三大增长来源,但目前三大群体已经基本饱和,而互联网战略无法在短期内带来结构性增长。此外,在近两年高管接连因贪腐落马后,中移动的战略从经济上的求增长变成了政治上的求稳定,而政府近年来也一直试图通过改革,调整三家电信运营商的实力。

  今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竞争格局不再是三家电信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而是包括互联网企业、IT设备在内的综合博弈。在技术研发、创新能力、开发平台上都没有领先优势的中移动,未来的成长空间或会遭到新的挤压。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中移动 收入 年来 最低 增速

上一篇:国民技术发布风险提示 或无缘金融移动支付市场
下一篇:WiFi成主流 移动互联网应用强强联合

分享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