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芬村:文化园区建设之困
2013-07-20 16:25:1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大芬村曾是深圳艺术地标 曾经辉煌的大芬村遭遇发展瓶颈  深圳大芬油画村(以下简称“大芬村”)是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办事处下辖...

\

大芬村曾是深圳艺术地标

\

曾经辉煌的大芬村遭遇发展瓶颈

  深圳大芬油画村(以下简称“大芬村”)是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办事处下辖的一个居民小组,占地面积4万平方公里,原住居民380多人。改革开放前,由于土地贫瘠,人均收入不足200元。10年前,大芬村聚集了一批画家,他们创作、复制的油画作品大多为市场最流行的名画。大芬村从客家人的户籍村落慢慢变成有名的油画村。但繁荣过后,订单数量下滑、企业濒临倒闭、画师另谋他处……大芬村的复制产业之路,走得颇具典型意义。

  大芬村的辉煌与没落

  大芬村经营的主要行业是复制油画(又称“商品画”“临摹画”)的生产与外销,即在不侵犯知识产权的前提下,一批专事模仿的画工、学员,经过画师的专门训练,采用流水线作业的方式批量手工“复制”世界名画。

  大芬村油画产业的收益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承接油画、画框生产订单,批发交易;二是油画、画框等的日常零售。因此,不同于北京798等以创意为核心的文化产业园区,大芬村的业态更接近劳动密集型,在大规模标准化复制的流水线生产模式下,大芬村的企业之间形成了协作良好的上下游产业链关系——从画布、画笔、颜料、画框等的原材料供应,通过画师的创作临摹到大批量规模复制,画框装裱,再通过物流打包,最后销往欧美、非洲等目标市场,链条上的相关企业均可在这里找到。同时,大芬村也没有忽视本地销售平台的建设,园区目前已经形成了茂业书画交易广场、黄江油画艺术广场、集艺源油画城、大芬油画交易广场和大芬卢浮宫5个相对集中的交易中心,800多个画廊和书画经营门店花团锦簇,各类大型专业营销项目定期举行,产销顺畅,保证整个产业链的良性循环。

  然而,这样一种以“订单—原材料供给—产品复制加工—出售”为主线的运作模式,与其说是一种产业链,不如说是一种供应链,且具有鲜明的传统工业化生产色彩。它虽完备却单一,虽高效却低端,加之低廉的劳动力,薄利多销而非技术含量取胜的经营模式,导致门槛很低,极易复制,造成了企业间产品的同质化,使得市场处于一种相对的“完全竞争”状态,这些大大降低了园区的抗风险能力,因此当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时,大芬村所受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由于国际市场大幅萎缩导致订单数量滑坡,2008年秋季的广交会上,以往至少能签单两三千万元甚至四五千万元大单的大芬村几乎“颗粒无收”,大部分公司当年订单减少幅度为25%至80%,销量骤跌使部分油画企业濒临倒闭,资金链断裂的画商只好转让画铺,大批画师则背起画板,奔赴京沪等地谋生。

  与798艺术区相似,租金的飞速上涨同样是大芬村发展过程中的另一个棘手难题。由于土地面积相对狭小,画师、画工等油画产业相关从业人员的大量涌入造成用地饱和,加之房屋归村民所有,租金涨跌完全由村民个人拍板,近年来大芬村房租一涨再涨,有的在几年之间就上涨了3至5倍,对许多企业和商家而言都是不小的负担,极大地制约了大芬未来的发展空间。

  未来的规划与转型

  大芬村发展遇到的瓶颈,主要因为原创能力不足。的确,油画产业的产业链构建对原创的依赖性很强——无论是整合产业链上包括艺术收藏、艺术家经纪服务等下游增值服务,还是内在产业链上以创意内容为核心的衍生品开发,离开“原创”二字均是无法想象的。

  从2007年艺海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在大芬村的挂牌成立到2012年大芬原创艺术交易中心的打造,不难看出大芬村对原创的渴求从未停止。

  目前,依据深圳市“十二五”规划,体量3倍于油画村的“深圳大芬油画文化产业园”落成工作正在进行中——在引进原创人才,增强原创能力的同时,全面整合园区产业链,双向合力,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根据规划,一方面,产业园将设立文化培训区,通过与鲁迅美术学院合作,培养高端的油画原创人才,同时设立名家创作区以筑巢引凤的模式,为名家度身订做工作室,吸引名家入园创作;另一方面,通过引进国内专业拍卖机构、收藏公司及经纪人公司,定期举办各种国际性交易博览会和精品拍卖会,经常性地进行油画及艺术品拍卖,为画商提供广阔的交易平台,实现大芬油画村从早期的行画初级市场向专业艺术品交易、收藏高级市场蜕变。

  然而,对于起步于复制辉煌于复制的大芬而言,原创一时又是如此难以企及——200多人的原创画家队伍,真正有原创能力的最多50至100人;政府投资1亿多元建造的深圳最大的美术馆由于原创作品缺乏基本闲置,甚至被人戏称为“大芬蚊子馆”。面对北京宋庄、798等已形成一定规模的原创艺术产业园区,基础薄弱、人才缺乏且租金飞涨的大芬,竞争力在哪里?特色又在哪里?

  产业链的延长与完善

  笔者认为,复制是大芬村存在的意义,更是大芬村的特色与优势。从复制到原创,从劳动密集型到智慧密集型,这不止是缺少某种产业链形态或产业链上几个环节的问题,虽然都是美术类艺术产业集聚区,业态却存在根本的差异。

  针对市场的具体要求,大芬村不是不能发展原创,但原创至多只能算作园区产业结构金字塔的塔尖部分。要使大芬村走向世界油画业的高端,要增强大芬产业链的抗风险能力,也许另有“幽径”可寻——首先,在产品营销环节,仅靠地缘关系带来的海外订单各自为战,一旦发生金融危机,固定客源失去保障,企业的经营风险就很大,也不利于潜在客户的发展。因此,大芬村可以集中打造一个新媒体交易平台,在大芬村口碑与品牌的旗帜下,满足来自世界各地的油画消费需求,以“长尾理论”发掘一个个潜在的小众市场,最终达到延长产业链、降低经营风险的目的。2012年5月,大芬油画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在深圳第八届文博会上正式签约,推出“掌上大芬”电子商务平台业务,来自全世界的各界人士可随时通过电脑、手机等移动终端完成对大芬油画的浏览、竞拍和定价等交易过程,这无疑走出了大芬村产业链深化的第一步,其所带来的产业潜能值得人们拭目以待;其次,由于对原创性依赖程度较低,协同产业链也是可以考虑的园区发展方向。随着占地8万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53万平方米的“深圳大芬油画文化产业园”项目的实施,大芬村的发展空间将得以大幅度扩展。通过合理规划,如果可以在控制租金的基础上植入一定规模的协同产业链,促进文化旅游业的发展,不仅可以集聚人气,扩大园区知名度,而且可以提高游客对复制艺术作品的购买力。目前产业园已根据不同绘画特点和风格流派规划建设不同风格的油画街,如古典主义街、印象主义街、现代抽象街、人物肖像街、自然风光街等,并设旅游休闲区,开发高品位酒店、专业剧场、餐饮服务等业态,园区协同产业链的打造已提上日程。

  此外,为切入世界油画发展的主流,北京社科院教授沈望舒认为,大芬村当以多年产业成功积累的文化经济资本,位处油画创作、生产、营销等各方信息资源枢纽的有利位置,用一系列意在高远的战略行动,塑造集艺术、学术、产业、市场于一身的世界油画文化中心的权威形象;同时,用国际博览业“复原式陈列,情景式再现,角色式扮演”的理念,形成对专业访众、“粉丝级”人士以及兴趣型观光客3种级别的召集与吸引,抢占世界油画文化的制高点。这些方案虽与产业链拓展无直接关联,却在原创之外找到了一条冲击世界油画业上游的新路径,对大芬村实现产业升级、把握世界油画产业市场动向、构建全球品牌影响力而言,具有借鉴意义。

(来源:中国文化报)

相关热词搜索:大芬村 文化 园区建设

上一篇:艾瑞刘雷鸣:移动互联网将会取代PC互联网
下一篇:移动支付:终端改造完成 移动近场支付放量在即

分享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