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饭团”的创意黏性
2013-07-07 16:41: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人们印象中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图书馆里,冒出了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饭团”它的全称是上海图书馆泛技术合作社团,简称为“泛团”。不...

  在人们印象中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图书馆里,冒出了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饭团”它的全称是上海图书馆泛技术合作社团,简称为“泛团”。不久前出炉的图书馆业内第一份年度阅读白皮书《上海市公共图书馆2012阅读报告》和今年春节期间广获读者好评的个性化年度阅读账单等创新型数据服务,都出自“泛团”。

  因为“泛团”常被听成“饭团”,团友们将错就错,索性模仿饭团的造型刻了一个橡皮章,不过更醒目的是“团”字中间那个大大的“才”字。它更像是一个聚集年轻员工才气和热情的团体。

  召集人之一、系统网络中心副主任赵亮告诉记者,“饭团”走过的五年多历程分三个阶段。最初集中于使信息技术为上图所用,在ISS、BLOG兴起的浪潮中推广上海图书馆的形象和功能,其标志性成果是与豆瓣阅读、亚马逊中文图书商城等电子平台达成合作协议:后者在售的图书中,如果也是上海图书馆馆藏可出借的品种,书的封面旁边会出现文字提示和超链接。

  之后一段时间,“饭团”的工作重点转为内部交流,招兵买马。“上海图书馆是个非常大的单位,年轻人互相不知道其他部门的人在做什么事情,要激发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和好创意,必须得有一个跨部门讨论的氛围,要吸引优秀人才。”赵亮不无得意地告诉记者,他经常串到别的部门去留意有才青年。历史文献中心一位修复古籍的年轻员工陈茜,有事没事会在办公室门口的白板上涂鸦几笔,于是在需要美工设计的时候,赵亮迅速将其网罗到“团”中。2012新春读者阅读账单里那些栩栩如生的“文青”、“书虫”等卡通形象就是陈茜手绘而成。

  至此,上图“饭团”的几个特征呼之欲出。其一是跨部门合作。迄今为止,参与社团活动的人次达到1000多人次,其中活跃分子有30到40人。其次是年轻化,团友平均年龄在35岁以下,基本上都是富于创意又了解工作需求的一线员工。第三是近乎于义务的劳动,系统网络中心的杨佳笑着告诉记者,虽然美其名曰“饭团”,但成员们能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大概是一年一次。每到岁末,成员们聚餐,按出席人次数量领取鼓励性质的奖品,橡皮章终于派上用场,啪,一粒憨头憨脑的饭团盖在奖品上。

  近一两年,人气聚集得挺旺,“饭团”的组织者就一边组织“怎样把PPT做得更好”等技能培训,一边搅起头脑风暴,为上海图书馆新推出的服务措施出点子。主要成果包括了为馆藏目录查询结果增加二维码扫描功能,为手机客户端增加借还图书条码扫描、地图定位等。今年年初,看到支付宝时光机、新浪微博一些商业机构推出基于用户数据的电子对账单,几位团友一拍脑袋,“上图也可以做到”。调出近五年的用户阅读足迹,用两星期加班加点的时间精心制作了电子模板和温馨诙谐的文案,在春节前夕,68369封量身定制的阅读账单以电子邮件形式飞向读者的邮箱,此外还有203231名读者在登录“我的图书馆”平台中能看到自己的阅读账单。上海图书馆“饭团”推出的这项创新服务,不仅读者好评如潮,也得到上级主管部门肯定。

  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刘炜告诉记者,越是在图书馆这样传统的服务机构,越是需要像“饭团”这样强调平等、混搭、创新的跨部门泛合作组织。他表示,今后上海图书馆将开辟激励机制,支持这颗小而强大的“饭团”黏住更多的人气和创意。

  本报首席记者 吴越

相关热词搜索:一颗 饭团 创意 黏性

上一篇:曝招募魔兽帕森斯最关键 知情人:每天电话联系
下一篇:夏季征兵“大考”:我们准备好了吗(国防视线)

分享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