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子遭“采摘”背后:曾被晒干售卖 保护面临困境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9-23 15:30:17

雪兔子遭明星“采摘”背后:曾被晒干卖给游客,保护面临困境

综艺节目《极限挑战宝藏行》嘉宾被指在高原上采摘水母雪兔子一事,持续引发关注。

首都师范大学植物学家顾垒介绍,“水母雪兔子”是雪兔子的一种,生长在海拔4500-5000米的高原上,属于多年生一次开花植物,数量稀少且濒临灭绝。

但在藏区,有人会把雪兔子当成雪莲花卖。顾垒表示,雪莲花有明显的大型苞叶,雪兔子是绒毛多,两者外观并不像。但还是有人把雪兔子晒干,以每棵三五元的价格卖给游客。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网负责人扎西尼玛也提到,当地野生植物被破坏频次较多的是雪兔子、雪莲花等,因为这类植物被认为是有医药价值或外观比较好看。

今年7月,水母雪兔子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征求意见稿)》中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工作人员表示,但是在征求意见稿未正式发布之前,对新增野生植物的采摘行为不属于违法行为,后续他们将加快推进名录的生效进程。

目前,不仅是雪兔子,其他的濒危植物也经常被采摘和售卖,面临着保护困境。顾垒认为,保护生物多样性,不是保护某个物种,而是保护整个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

综艺节目被指采摘濒危植物雪兔子

9月20日播出的综艺《极限挑战宝藏行》中,三名嘉宾前往青藏高原采摘“雪莲花”。

节目组在配发的微博中称:“当地居民给予雪莲花小提示,在高海拔的石碓中,白颜色的花。@MD▁摩登兄弟 刘宇宁东走走西瞧瞧,终于在石碓中看到一朵珍贵的雪莲花。”

有声音指出,节目中被采摘的植物是水母雪兔子,属于野生珍稀植物。21日,东方卫视节目组及节目嘉宾发布道歉声明,提及“嘉宾手中的是道具雪莲”“没有实际发生采摘珍稀植物的行为。”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植物学副教授顾垒提出质疑。

顾垒表示,自己仔细观看节目视频,确认嘉宾采摘的并非道具。“他们采集的是活植,根上还带着泥土,还有茎叶之类的细节,没有哪个道具师能把每一株道具都做得形态各异。”

此外,顾垒认为,节目嘉宾采摘的,也不是所谓的“雪莲花”。“其实是它同属的近亲,就是水母雪兔子。当然这也不可能是人工栽培的,因为在高山上进行植物人工栽培是非常困难的。”

资料显示,雪兔子,是桔梗目、菊科、风毛菊属植物。生长于高山流石滩、山坡岩缝中、山顶沙石地,海拔4500-5000米。

“水母雪兔子是雪兔子的一种,花序像兔子,苞叶像水母”。顾垒表示,水母雪兔子是多年生一次开花植物,积累多年的营养才能开花,并且在种子成熟之后整个植株就死去了,“因为数量稀少,我们科考时连标本都不舍得采。

22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西藏自治区林业厅,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节目嘉宾采摘的植物是否为道具仍在核实调查中,如果属于国家一级或二级保护野生植物,有关部门会给出相应处罚。

雪兔子被采摘晒干后卖给游客

在藏区,有人采摘雪兔子并冒充雪莲花卖给游客。

顾垒介绍,没开花的雪兔子很不起眼,开花时则容易被人发现并采摘,民间有时候会把雪莲亚属和雪兔子亚属合称雪莲。“雪莲花有非常明显的大型苞叶,就像花瓣一样,雪兔子是绒毛多。”

即便雪兔子和雪莲花在外观上并不像,但还是有人为牟利将雪兔子晒干,以每棵三五元的价格卖给游客。顾垒称,“有人会觉得它生长在一个特别奇怪的地方,说不定有奇特的药效,他们根本不在乎这是不是真的雪莲花。”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网负责人扎西尼玛也提到,当地野生植物被破坏频次较多的是雪兔子、雪莲和绿绒蒿,因为这类植物被认为是有医药价值或外观比较好看。

扎西尼玛表示,当地的生态环保机构保护野生动植物的举措,通常是编写展示动植物知识的书本画册,以达到宣传普及的效果,受众群体多是当地人、环保机构和动植物爱好者。

下一步,环保人士会进一步寻找相关的科普资料,做野生植物保护的普及宣传,扎西尼玛说,“希望保护野生动植物成为一种普遍认识,而不是因为个例才被人了解。”

暂未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

公开资料显示,水母雪兔子,是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名录(征求意见稿)》)中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名录(征求意见稿)》目前已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完毕,后续需要继续联合农业部、生态环境部等部门召开专家评审会,进行进一步的评估。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中明确规定,禁止采集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采集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的,必须经采集地的县级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门签署意见后,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机构申请采集证。

上述工作人员提到,《名录(征求意见稿)》未正式发布之前,对新增野生植物的采摘行为不属于违法行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的制定被列为今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重点工作,后续将加快推进《名录(征求意见稿)》的生效进程。

濒危植物面临保护困境

不仅是雪兔子,其他的濒危植物也经常被采摘和售卖,面临着保护困境。

顾垒介绍,以兰科植物为例,有人会觉得野生石斛具有药用价值并用于炖汤,致使濒危的野生石斛被采摘售卖。2020年7月,兜唇石斛等104种兰科植物也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征求意见稿)》。

“人对植物没有共情,”顾垒认为,保护野生植物比保护野生动物要难,因为动物会引起人们的共情,人们会不忍心杀生。对于植物特别是偏远地区的植物,很难去保护它们。

“雪莲亚属和雪兔子亚属总共有八十多种,有一半是濒危的。”顾垒表示,目前最有效保护方法是推动植物保护名录更新,利用法律来保护这些濒危植物,民间机构的保护几乎没有太大作用。

此外,公益团队做科学传播和公众教育也起到一定作用。顾垒说,希望普通公众平时不要伤害和购买野生动植物,有钱有余力可以去做一些生态环境志愿者工作。

目前,还有许多濒危植物未被例入保护名录。

“保护环境保护多样性,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顾垒解释,保护生物多样性,不是保护某个物种,而是保护整个生态系统的完整性。“我们暂时也不了解整个生态系统中不同物种间具体的关系是什么,不知道如果失去某些物种,这个生态系统是否会崩溃。”

新京报见习记者 吴采倩 实习生 周思雅

点击前往【中国新闻网】查看详细内容

相关推荐